Monday, 9 November 2015

【育儿记录。政府医院生产过程和经历】

2015年11月11日文字补充

在面子书妈咪网友们留言交流后,我发现遗漏了一些点没有提到,在这里补上内容:

- 据我们到峇株政府医院的了解,他们无法配合收婴儿的脐带血。因此,计划要为宝宝收脐带血的朋友就必须预先到医院问清楚。
- 我在生产过程是有被剪会阴的,而且据了解大部分产妇在政府医院自然生产都不免会被剪上一刀。伤口由有经验的护士缝补,后来又让一位年轻的实习医生缝上几针练习。比较起生产过程的剧痛,缝针的刺痛根本不足挂齿。我打从出院如厕的时候就完全没有疼痛感,而伤口大约二十天左右完全恢复。
- 政府医院的病房格局和规定也可能有分别,最好就是自己预先亲临问清楚。



迷之音:毕竟第一次生娃,整个过程我、老公和家人都是战战兢兢和有点手忙脚乱的,照片是断断续续用手机拍摄,一部分是妹妹和老公的侧拍,虽然不是很完整,但总算有记录到一些写实的情况。


2015年8月31日诞下晴天娃娃,转眼已经两个多月了。从坐月子至今,不少网友和周围的亲友在知道我选择到政府医院生产后,给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一是很惊讶,佩服我大胆到政府医院生产,因为他们都曾经听闻一些在政府医院生产的不好待遇。另一部分人认为到政府医院生产省下不少住院生产费用(现在到私人医院生产的费用应该要RM4000起跳吧?),而他们觉得私人医院遇到紧急状况也会转入政府医院,两者都能让宝宝平安出世,可是收费却天渊之别。(注:根据我之前看的妇产科医生解释,其实现在大型私人医院的设施也很完善,但许多产妇在紧急情况下转入政府医院,主要是因为私人医院的紧急情况收费太贵,所以选择转换去政府医院,鲜少因为设施不足而转院。
04111501

先来谈谈为什么我选择到峇株巴辖的政府医院生产。最主要原因是我有两位表妹都有在峇株巴辖政府医院顺利生产的经验,而且其中一个还生了三胎健康宝宝。根据表妹详述生产过程,我觉得峇株政府医院的设施完善,医护人员的态度良好,而且床位也很足够,没有传言中“在走廊生产”那种荒谬的事(噗!)。我不确定其他地方的政府医院运作如何,但单从表妹的经历,我对于在家乡的政府医院生产,无疑有了定心丸。第二是之前弟媳在这家医院实习,我本来想说会不会碰巧让她接生?但人算不如天算,她在我生产前的几个月被调到其他地区值班了。第三,我和老公经过商量,觉得在生产上减少开支,把预算留着做月子。我开玩笑说,生产是一天很快过去,我要坐月子的二十八天享受!

我的预产期EDD是在8月24日,可是日子过了,我却还没有要生产的任何征状(既来红、阵痛或破羊水其中一样),于是再到政府诊所(Klinik Kesihatan)产检。护士说明根据政府医院的生产指南,如果产妇在过了预产期六天,就要到医院进行催生。
04111502

我有几位朋友到私人医院生产,预产期才过了两三天,她们的妇产科医生已经安排催生。我不确定当中天数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差异,可是好几位提早催生的朋友,结果都开刀生产了,说是子宫口开得慢,宝宝来不及等,不能拖延生产时间。

渴望生产过程一切自然,不希望用催生药、更不想最后演变成开刀,我就问护士为什么要催生不能再等,她解释如果过期太久,宝宝会在胎中排便,有细菌感染宝宝肺部的风险。我了解到其中风险,明白如果30号那天宝宝还待在肚子里,就要去催生惊动让她出来。当然,打从心里我希望胎动宝宝自然出来,不想用外来的方式催促她来到这个世界。

等啊等的……等到30号那天都没有动静,我和家人在心理上也准备就绪迎接宝宝,因为我要到医院去催生了。30号下午2点,我拎了收拾好了的待产包,由老公载我去峇株巴辖的政府医院,入院进行催生。未办入院手续之前,妇产科医生替我做检查,一切都没问题。他向我和老公解释隔天一早会放药进行催生,并分析了当中的需要和一些风险,程序上必须签同意书,过后就办入院手续。
04111503

政府医院的病房分为一、二、三等级病房:第一级病房有明显差别,独自一人一房,而且有冷气设施。二级和三级病房其实不相上下,都是六到八个床位共享一个空间的病房,二等病房的位置和空间稍微大,听说食物比较好。在办入院手续的时候,医生随口问了我们要二等或三等病房,听起来感觉上二等病房比较理想,我也没有问清楚就决定upgrade去二等病房,后来才意识到两者之间没有明显差别。

看上去就不开胃的食物…
04111504

要在这里特别申明解释,不管你入住那一个等级的病房,最后都是到同样设施的产房生产,不会因为病房的等级决定生产环境和接生医护人员的好坏差别,病房差异只是在等待生产过程入住的环境。而基本上生产前阵痛的那段期间,你躺在床上也不会那么在意周围的环境了(至少我是这样),哈!老实说,再让我选一次,我直接选三等病房,因为三等病房的自然生产费用是RM55一天,而二等病房的自然生产费用是RM150一天。虽然也不贵,但价格有很明显的差别哦~
04111505

换上粉红色的产妇病人服,当时我还能蹦蹦跳跳的。这是我第一次住院,心情相当复杂,紧张、兴奋又有点不知所措的,一切随机应变吧!入住病房后,家人不允许随时陪同在床边,探病时间过后,老公在病房外面走廊陪我聊天到晚上11pm就回家休息。其实医院不鼓励病人频用电话,尽量只是要我们用来通讯,所以不允许我们用医院的电源为电话充电。幸好我有powerbank充电,半夜可以上网解闷,也可以和老公、朋友们互传watsapp讯息。
04111506

2015年8月31日

当晚12am一过就是8月31日国庆日,我在病床上听到外面放着璀璨烟火的声音!半夜3am,我感觉到轻微阵痛,大概半个小时一次,但断断续续还能入睡。半夜护士有来观察产妇,也做了几次胎儿心跳频率的检查。
.

第二天一早6am,护士交待产妇们去冲凉,过后7am医生巡房后开始为需要的产妇放催生药(将药丸注入子宫口)。在进行催生前,我告诉医生自己已经有少许阵痛,她建议我注入半颗催生药,并解释如果子宫口开到4cm就能进入产房。过后的几个小时到中午12pm,我的阵痛没有加剧,大概就是半个小时一次,每次阵痛大约一分钟。下午2pm最后一次内诊(就是用手指探子宫开了多少公分),我才开了大约3cm。间中护士都有来观察产妇和检查胎儿心跳,很细心给予鼓励减缓我们的阵痛。

2.30pm以后我的阵痛开始加剧,缩短到每二十分钟、十五分钟一次。网友和亲友们通过网络(FB和watsapp)知道我阵痛那么久,很热心教我要起身多走动、做半跪动作等等姿势,可以加速子宫口扩张和助产。我一开始也很积极地走来走去、蹲上蹲下的,但后来阵痛频密到十分钟一次,我连说话都觉得没力气了,根本就是眯着眼睛由着痛蔓延。就连家公家婆从芙蓉赶下来探望(本来是要来迎接宝宝出世的,可是宝宝到了傍晚都迟迟不出来),我都没能好好跟他们说上两句话,在床上用毛巾蒙着脸“咿咿啊啊”的自顾自痛。4:30pm,老公不忍见我站也不是、躺也不是,问护士如何是好?护士建议说可以打止痛针,但我之前上课了解到普通止痛针对于生产阵痛减缓不大,而且注入药物多少会影响胎儿,我就干脆不打了。

妈妈准备了晚餐让妹妹带来给我吃,但我根本就吃不下。一直到大约8:30pm,过了探病时间,家人和老公都离开病房,我突然感觉要上厕所,忍着阵痛从病床上爬起来。就在我踏地之际,感觉大腿一阵凉意,才意识到穿羊水了,赶紧按铃呼叫护士,也通知在病房外苦苦等候的老公。这时候护士来到,通知我走到对面的房间内诊(探子宫口开了多少公分),我就下半身湿漉漉走到对面房去躺在床上。虽然对面病房只是十步路的距离,可是我也许因为穿羊水知道快生产了,走起路来脚在发抖。

妇产科医生来到床边内诊确认子宫口开了4cm,可以推入产房,这时候护士给我指示下床去外面坐上轮椅。老实说,我那一刻是吓得站不起来,一来见到床铺上的血水;二来周围都是医护人员围着我兜转,感到压迫;第三我自知快要生产,紧张到像大难临头的感觉。我在病床上瞎喊了几声,这时一位护士见状,好声好气但严厉地跟我说:“Ah moi, you sudah nak deliver. Deliver kena buka 10cm. Sekarang you hanya buka 4cm. Jangan takut, kena tabah! Jom, bangun sendiri.”翻译:你快要生产了。生的时候子宫口要开到10cm,你现在才开了4cm。不要怕,要坚强,自己站起来吧!)说完了没有要扶我的意思,坚持要我自己走下床。这时候我有被点醒的感觉,真的不要怕,要坚强。想到这里就自动站起来走起坐在轮椅上,情况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吓人。

我相信这样要“自助服务”的情况不会在私人医院发生吧?那里肯定全程有护士贴心服务。我不得不承认在政府医院的产妇,要有顽强的心理建设,如果你是不能忍痛和怕苦的天生公主命,就要认真考虑是否可以接受那种生产待遇和环境

之后坐上轮椅,再转上病床推入产房,这些部分都有医护人员的照顾了,我觉得还蛮放心的。进入产房后,我印象中就是有许多医生护士在我的病床边走动,然后将我的大腿挂起来,吊水和安装不同的仪器等。这个时候我只有眯着眼睛在消化阵痛,其他的部分人任由专业医护人员来处理了。当中有一位年轻的华人女医生,看起来年纪比我小,她很细心在旁边给予我指示,比如什么时候要准备生产、什么是适当的姿势等。

待我的子宫口开到10cm,主治妇产科医生确认可以进行生产,也就是产妇要用力推的时候,陪产的老公这时才可以进入产房。在政府医院生产,准爸爸的角色是给予准妈妈精神上的支持和鼓励,所以陪产的时间只是局限在快开始生到宝宝成功出世而已,并不像私人医院,准爸爸还可以在产房内自由活动,携带摄影器材为太太记录过程。这也是两者之间较明显的分别。

注意,现在政府医院陪产的准爸爸,是需要接受简单的briefing的,你可以在太太生产前由护士在产房外用十五分钟跟你讲解,或预先几天去医院上这个简单的briefing。预先去上briefing,会得到一张证书,那么太太生产时出示证书就可以进入产房。万一太太生产的情况太紧急,先生来不及在产房外听briefing,那么就不能进入产房陪产了。我们先前已经做好准备去听briefing,了解到要穿着长裤、不能带相机拍照等,所以当我准备生的时候,老公就直接进产房了。

我的生产过程算顺利,从9:00pm被推入产房,9:50pm就成功把晴天娃娃生出来了!娃娃诞生的那一刻,我顿时松了一口气,还记得当时望一望墙上的钟说“Yeah, Merdeka Baby”。哈!那竟然是我的第一反应。

(宝宝被推出产房后,爸爸用手机为她拍的人生中第一张单人照)
04111507_01

自然生产过后,产妇会在产房进行缝补伤口,完成后护士会把宝宝送过来妈妈身边哺乳,也送上一杯美禄补充精力。我产后在产房待上三个小时,稍微恢复体力后,才和宝宝一并被推出产房。可怜这三个小时内,爸爸、妈妈、妹妹和老公都在产房外望穿秋水,期待见上产后的我和晴天娃娃一面。
04111508
04111509

大约1am我被推出产房,老公只能陪我进入病房一会儿,待一些搞定后就要出去了(老公当晚本来睡在医院走廊的椅子,可是遇到替我接生的医生,他很好人地让老公睡在他的值班办公室)。我和娃娃留在房间休息,我当时有点精神未定,虽然很累却睡不下,看着躺在身边的晴天娃娃,脑海里一直浮现刚才的生产过程。有人埋怨在政府医院生产完毕,产妇要自己照顾婴儿。但整体来说如果你开口要求护士帮忙育婴,她们还是乐意给予教导和帮助的,我就要求护士帮忙我替宝宝换尿布。此外,政府医院是多个产妇的床位在一个空间,如果你遇上喂养宝宝的问题,你可以不耻下问找有经验的产妇示范给你看。
04111510

第二天8am早晨病房开放,终于大家都可以进入病房看宝宝了。基本上产妇身体没有大碍,宝宝有顺利大小便,医生就会允许我们出院。虽然妇产科医生在早上10am左右已经批准我出院,但是手续办妥已经是下午3pm了。老公去结账,之前提到二等病房的自然生产费用是每日RM150,共计RM300(我住了两个晚上)。离开医院回到家已经5pm,这时候家人和月嫂Auntie Nancy已经在家中等待迎接晴天娃娃,而我也展开了一个月的坐月子生活。坐月子生活的点滴会再发文分享。
04111511
04111512
04111513
04111514

(新手爸妈很努力在学习母乳喂养)
04111515

老实说,也许政府医院的待遇没有私人医院来得周到,比方说二等和三等病房没有冷气、食物不怎么好吃、家人丈夫只能在探病时间陪伴产妇、生产完毕产妇要自己照顾婴儿等, 但整体来说我觉得医疗设施和医护人员的态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私人医院的服侍当然相对比较周到,环境更舒适,生产配套也可能包括一些婴儿和产妇用品,但一句话“羊毛出在羊身上”,昂贵的收费当然会有成正比的服务和享受。

有几个明年生产的准妈妈网友私讯了我,问政府医院生产的待遇如何。这一篇很仔细记录了我从入院、生产到出院的过程和经历,当中有我个人的看法,也有根据我自己观察到,政府和私人医院生产的一些差异(私人医院生产的经历由朋友告知),希望可以给大家一些概念,还有揭开一些对政府医院生产的迷思和误解。至于到哪一家医院生产,我相信作每个作为母亲的,心中都有一把尺,衡量和决定自己要到哪里生产会更自在

(这是一天大的晴天娃娃,期待腾出时间分享更多的育儿记录)
04111516


推一推,支持我的静如生活馆面书页

36 comments:

  1. 真的是最长的一篇!
    怪不得要多时完成~

    恭喜你做妈妈啊!哈哈!!我也紧张是不是国庆日宝宝?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还记得你watsapp follow up 国庆宝宝,哈!

      Delete
  2. 我也和你一样在政府医院生产的~~ 
    从催生不成,只好剖腹咯,但还是顺利把孩子生下来咯~~
    我也认为,政府医院有好处也有坏处阿,虽然家人无法陪伴在身边,但我老公也是在走廊外值夜班的XD
    很感恩当时的他,不眠不休的陪伴在我身边咯~~~ 
    我很好运遇到很好的护士,在大半夜里替我顾孩子,让我可以安然的睡了4-5个小时咯~~

    ReplyDelete
  3. 我是在政府医院催生自然产,可是丈夫陪产并没有briefing 哦。
    而且丈夫从我进产房就进来了。可能不同的规则。

    ReplyDelete
    Replies
    1. 听说briefing是近期的规定,你是几时生产的?

      Delete
  4. 我是在政府医院催生自然产,可是丈夫陪产并没有briefing 哦。
    而且丈夫从我进产房就进来了。可能不同的规则。

    ReplyDelete
  5. BP政府医院其实真的不错的,我大嫂也是在那里生产哦....但是因为子宫颈问题而必须开刀,加上是一等病房,手术费就必须以一等病房计算了,3天两夜收费为1600元哦(公司承担关系,所以直接选择一等病房)...吃的方面,我大嫂说痛的时候吃不下,生完了马上有家人送来的食物,所以无碍,哈哈.....恭喜你顺产了,这篇文章看得我可是进入了你描写的状况了哦.......

    ReplyDelete
    Replies
    1. 哈,真的“进入了我描写的状况了‘?

      感动你认真读捏~

      Delete
  6. I read this post with a very nervous heart. Luckily your child and you are in good health. Sadhu Sadhu Sadhu 感恩你的分享。 祝福你家人与你身体健康。

    http://lertraveldiary.com

    ReplyDelete
  7. 哈咯妈咪!我的宝贝预产期是8月22,也是预产期过了么有动静迟迟不肯退房!就在30号晚上催生赶她出来了,呵呵~

    ReplyDelete
    Replies
    1. 哦,我们的宝宝相差一天!

      Delete
  8. 我的两个孩子也是在政府医院出世的,其实我真心的觉得政府医院并没有什么会差过私人,除了政府的话要自己顾孩子而已。可能是老天爷特别眷顾我第一胎从阵痛到生只花了6个小时,第二胎就4个小时就生出来了,而且两胎都没有留院,早上生傍晚回家。我两胎也花不到100块就生好了,医生护士对我对很好,产房也设施也很齐全,所以有考虑去政府生的妈咪可以试试。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的两胎都是在政府医院生,第一次催生,第二次自然产,两次加起来不到RM50,呵呵……

      Delete
  9. 我也是在政府医院生产的,可是我生的时候遇到了床位不足。
    那时我已经开7cm了才被推到产房。

    ReplyDelete
  10. 我也是在政府生,可是你的床位和床位之间比较靠近。

    ReplyDelete
  11. 哈哈和各位不一样, 我是在政府医院做接生的工作 Xp
    恭喜 lulu 妈咪顺产生下了漂亮的晴天娃娃, 而且还是国庆宝宝。
    在政府医院生小孩的华人产妇不多, 可是就像 lulu 妈咪说的, 其实政府医院不差啦。比较大型的医院二等房就有冷气了, 食物方面就没办法改了, 因为是每日由营养师配制出来的餐点。
    最后希望晴天娃娃健康成长哦

    ReplyDelete
    Replies
    1. 谢谢你的祝福。

      还有辛苦为许多妈妈们接生!

      Delete
  12. 学姐妈咪好棒哦!!!!! 后天见面再聊。。:D

    ReplyDelete
  13. 学姐妈咪好棒哦!!!!! 后天见面再聊。。:D

    ReplyDelete
  14. 我也是政府医院生产的。也是迟了6天,自然生。护士和医生都很好。住一晚,只花了RM33.本来也以为可以当国庆宝宝。可是她选择9月2日。

    ReplyDelete
  15. 我也是政府医院生产的。也是迟了6天,自然生。护士和医生都很好。住一晚,只花了RM33.本来也以为可以当国庆宝宝。可是她选择9月2日。

    ReplyDelete
    Replies
    1. 哈,随宝宝自己喜欢几时出来吧,恭喜!

      Delete
  16. 想请问晴天妈妈,生产过后护士会马上为宝宝挂上妈妈名字的牌子吗?因为明年三月预产期,很好奇这个环节,问过好多妈妈,可能大家顾的及生产已经很了不起了,没人去注意这个吧。不知道晴天妈妈有留意到这个吗?

    ReplyDelete
  17.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18.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19. lulu妈咪你好,想问下bp政府医院在哪里?靠近哪里呢?预产期在9月,谢谢

    ReplyDelete
    Replies
    1. Joan Tan,

      妈妈你不妨google一下,Sultanah Nora Ismail Hospital - Jalan Korma,83000 Batu Pahat Batu Pahat, Johor 83000 Batu Pahat Johor, Malaysia

      Delete